(第七週)

 

工讀筆記1 

 

 可青-極限的一個禮拜,不管作任何事都非常的匆匆忙忙,各種極限將書

    面資料與PPT交出去。

 

 

 

 盈昀-暑期工讀只剩下兩個星期就進入尾聲了。這週忙碌的繳交工讀生的

Posted by 博物館家族協會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2) 人氣()

(第六週)

 

工讀筆記1 

 

 可青-快要進入倒數的階段了,這週的開會了解到溝通是多重要的一環,

    因為沒有溝通清楚,提出好幾次的計畫書都被退回,到理解現下最

    重要的工作內容,可能會因為一開始沒有說清楚,而導致後期許多

    的誤會。

 

 

Posted by 博物館家族協會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千里光藥園

 

●周素瑛:從會計主任到濟世中醫

 

李長溪曾是周素瑛妹妹的老師,還是她初中同學的舅舅,或許冥冥之中緣分早注定。周素瑛笑說,當年對李長溪的第一印象,覺得他像是從『火燒島』(綠島)回來的人,看到他就害怕,後來有一次去參觀藝術展覽,兩人聊了起來,才發現他有著淳樸的內在,個性豪爽又講義氣,能力所及的事一定會盡力幫忙。

 

兩人相差21歲,單純、善良的周素瑛,會提醒李長溪管教學生要注意家長反應,免得遭到反彈,體貼與關心,贏得鐵漢的柔情,促成了一對神仙眷侶。

 

★因母病轉行探究醫學

周素瑛喜歡插花、彈古箏,李長溪認為這些都不足成為謀生的職業。由於她母親臥病在床長達10年,父親都是用漢藥來照顧,讓她對藥草略有涉獵,也感興趣,尤其母親往生後,她一直想探究醫學,李長溪遂鼓勵她學醫,不僅可以保健自己,還可濟世救人。

Posted by 博物館家族協會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(第五週)

 

工讀筆記1 

 

 可青-星期一跟邱憲章老師他們去了蘭博實地訪查整個展覽空間的大小,

    老師們在丈量場地大小,跟我們討論場地該如何規劃,動線應該要

    做出區隔,一個好的展場規劃才可以吸引人群進來觀賞展覽,並要

    讓民眾會有看下去的興趣。

 

 

Posted by 博物館家族協會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千里光藥園

 

●以千里光之名:立足台灣,發光千里

臨著雪山山脈,在龍潭湖附近,有一對夫妻,看中這裡環境安靜,空氣污染少,而且距離宜蘭市又近,便選擇在這裡落腳,一草一木,一磚一瓦,都經過兩人用心規劃、施做,為的是提供他們的孩子最佳成長環境。

 

這個坐擁七分地,住著八百多位孩子的大家庭,名字就叫做千里光藥園;園主李長溪、周素瑛夫婦,細心對待每一棵台灣本土藥草,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孩子,希望透過教育、研究及研發,推廣本土藥草,使其能立足台灣,發光千里,這也是千里光命名之由來。

 

千里光的由來或許應該這麼說:明白了這對夫妻的生命故事,才算真正認識千里光。

 

●李長溪:問題學生也能當老師,還得到師鐸獎

Posted by 博物館家族協會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

勝洋水草休閒農場

 

●水草文化館在我家

★接收博物館經營概念

在轉型初期,正逢宜蘭博物館家族成形起步之際,蘭陽博物館籌備處的呂理政老師來到勝洋,發現這裡有很好的資源,便邀請他們加入,老師認為以勝洋擁有的水草資源及知識背景,在博物館的概念下很值得好好發揮。

 

民國90年左右,農委會推出『一鄉一休閒農漁園區』的計畫,在員山鄉農會的鼓勵下,徐家決定將水草場轉型為休閒農場。

 

★參加宜蘭厝,程紹正韜設計水草的家

Posted by 博物館家族協會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

勝洋水草休閒農場

 

●勝洋水草:第一名的水草場

 

徐家有4個小孩,父親對孩子的教導向來抱持開放、支持的態度,第二代接棒後,他便退居幕後,把經營管理的主導權完全讓出來,『做錯要知道回頭』這是他教導孩子的經營理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★國外引進培植,累積水草知識

失敗的經驗讓徐志雄謹記在心,學到投入一項產業時,除了掌握技術還必須瞭解市場生態。民國80年左右,當時,一些歐洲國家的水草養殖很興盛,在朋友的建議下,遂開始引進國外水草改良馴養,進而繁殖量產,後來發現,其實台灣也有不少水草品種,便開始到處採集水草,加以研究並培植,累積了豐富的水草知識。

 

Posted by 博物館家族協會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勝洋水草休閒農場

 

●勝洋前傳:徐義文的養殖人生

 

32年次的頭城人徐義文,退伍後與朋友合資創辦協興養鰻場,迄民國70年代,因為東南亞的競爭,產業環境改變,成本越來越高,合夥的股東相繼離開另營他業,徐義文吃下股份,成為獨資經營,這片魚塭即是勝洋水草的前身。

 

★養鰻場不敵國外競爭而關閉

對徐義文來說,養鰻算是輕鬆的工作,一天只要餵食一次,早晚注意一下魚塭的管理,不要讓風車停擺就好,鰻苗養一年就可以賣,一年養約30萬尾,通常都整批賣出。好景不長,迄民國70年代,因為東南亞的競爭,往昔一尾鰻苗只要1元,後來漲到20-30元,成本過高,徐義文決定結束養鰻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徐義文曾經養蜊仔(lâ-á,蜆)當副業,不怕鳥來吃,還可以跟魚一起混養,因此他養了好幾分地的蜊仔。不過,因為蜊仔養久土壤會變質,必須要處理過,而且後來價格也沒那麼好,所以也只養了四年就放棄。

Posted by 博物館家族協會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